搜索

中国陶瓷网客服
中国陶瓷网 > 新闻正文
中国陶瓷网logo

普京要干到2036年退休!“陶二代”们要不要接班?

2020-07-04 来源:中国陶瓷网 责任编辑:谭翠静
阅读量

3269

分享

文/追风

01

7月2日,因新冠疫情一度推迟的俄罗斯宪法修正案(包括解除总统任期限制、提高退休金和设定最低工资等)全民公投结果出炉:77.92%的选民赞成,21.27%的选民反对。这意味着现年67岁的普京将可以在2024年继续参选,且当选后可一直连任到2036年,以83岁的高龄面临退休。

笔者认为,对于俄罗斯人民而言,普京如果成功连任既是好事也是坏事。说是好事,是因为普京有能力有担当,且已通过20年“铁腕执政”带领俄罗斯人民逐渐走向国强民富;说是坏事,是因为俄罗斯人民将整个国家的兴衰寄托在一个人身上,未免有点儿悲哀。

7月1日,中国平安董事会宣布:65岁的马明哲辞任中国平安CEO,继续担任董事长。这意味着中国平安“董事长+三位联席CEO”管理架构的落地。

在笔者看来,与俄罗斯到了2024年可能还要依靠普京带领相比,中国平安减少对铁腕创始人马明哲的依赖堪称棋高一着,与阿里巴巴去年一把手换人即马云卸任董事局主席相比却有一定的差距。

由此,笔者自然而然地想到接班传承是中国民营企业挥之不去的困惑这一问题。

经济观察网曾经报道,80%以上的中国民营企业都是以家族企业形式存在的,很多家族企业二代们却不原意子承父业:“胡润百富榜”调查发现,近50%甚至更高比例的家族企业二代并不愿意继承父业中国社科院调查发现,82%的家族企业二代“不愿意、非主动接班”。全国工商联研究室联合有关单位经调研后发布的首份《中国家族企业发展报告》显示,家族企业二代中有接班意愿的仅有35%。

那作为建陶行业主体的民营陶企接班传承情况又是怎样的呢?

 

02

说起建陶行业的接班传承,相信不少业内人士的第一反应便是“陶二代接班难”。

今年,唯美集团(马可波罗瓷砖)掌门人黄建平57岁,新明珠集团(冠珠陶瓷)掌门人叶德林64岁,东鹏控股(东鹏瓷砖、卫浴)掌门人董事长何新明65岁,诺贝尔集团(诺贝尔瓷砖)掌门人骆水根67岁……但是,他们依然坚守在一线领导岗位,掌握着各自企业的核心决策权:骆水根一直是公司董事长;何新明虽然在2012年卸任了总裁,却还担任着公司董事长;而黄建平、叶德林更是一直担任公司董事长兼总裁。

只有顺成集团(顺辉瓷砖)总裁梁德云、蒙娜丽莎集团(蒙娜丽莎瓷砖)总裁萧礼标等人,是头部陶企中为数不多担任至关重要职务的“陶二代”,可也还未真正从父辈手里接过权力棒。

截至目前,曾经叱咤风云的“陶一代”杰出代表们依然是建陶行业舞台的焦点人物,他们的一言一行都备受关注。与其相比,已经初步接班的“陶二代”虽然充满朝气,却在某种程度上显得星光暗淡。

为什么陶企接班传承难?

一是“陶二代”不愿接班。如前文所述,中国家族企业二代中有接班意愿的仅有35%,这种情况在民营企业为主的建陶行业尤为严重。与多数“富二代”一样,“陶二代”大都有出国留学深造的经历,所学专业高大上,见多识广眼界高,一般担心接班后自我价值和个性被父辈束缚,只想做自己喜欢且擅长的事,而不愿意重复父辈“搬砖”的老路。

二是受制于民营陶企体制。陶企多为民营企业,且多为个人独资或个人股东绝对控股,这决定“陶一代”只能在自己的子女等嫡系亲属中选择接班人,哪怕是接班人无才无德,也不会将权力棒交给有才有德的职业经理人。如果“陶二代”不愿接班,“陶一代”就不得在掌门人的位子上干到60岁、70岁乃至更大的年龄。

正因为如此,陶企的职业经理人或“陶二代”即便做到了总裁、总经理一类的公司行政一把手或某个业务板块的最高负责人,也没有重大事项的最终决定权。也正因为如此,职业经理人很难发挥出应有的作用,更难培养出与老板风雨同舟的主人翁的意识,从而使得公司董事长之外的各级重要岗位总是如走马灯一样频繁换将,导致公司战略朝令夕改。

 

03

当然,民营陶企的权力体制并非没有优势。

在企业发展的初、中级阶段,老板一个人说了算可以大大提高决策效率,也更能够以身作则,带领公司全体人员上下一心谋发展。只是这种情况的前提是老板要有较为准确的眼光和宽广的胸怀,否则个人决策制会成为发展的最大障碍。

从一些已部分传承接班的陶企的情况来看,“陶二代”在“准掌门”的岗位上状态十分不错,既避免了职业经理人有领导之名无决策之实、畏首畏尾放不开手脚、随时可能会被干掉造成战略反复无常等种种弊端,又能在“陶一代”的充分信任下大胆往前冲,即使做错了也不会被辞退,还不会损害“陶一代”在员工心目中的光辉形象。

如上文提到过的顺成集团总裁梁德云,2018年以来通过邀请影视明星李冰冰代言、投入重金引进岩板生产线等一系列动作,大大提升了旗下以顺辉瓷砖为代表的众多品牌的知名度和影响力;还有罗斯福陶瓷董事长罗群、太阳陶瓷董事长胡尧等江西高安产区的“陶二代”青年企业家,对建陶产业的继承上作出了良好的表率,在产区品牌的提升上也做出了积极的贡献,成为高安陶瓷新冠疫情后“换车超车”的强大生力军……

然而,不可否认的是,一些已部分传承接班的陶企存在一定的弊端。

如有的陶企指定的“陶二代”接班人视野有限、眼高手低,即使有留学深造的经历,也是所学所做严重脱节;有的陶企对接班大事考虑过于简单,只注重有形资产的传承,却忽略了企业家精神、家族文化、企业文化等无形资产的传承;还有的陶企大搞家族式管理,严重限制了对优秀人才的吸纳、培养和使用……

中国建陶行业为什么高度分散化、集中度过低?为什么从来没有人敢提出打造“1000亿陶企”的目标?为什么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还没有真正出现一家“100亿陶企”?

这或许与民营陶企接班人制度不无关系,太依赖于创始人的个人的能力与胸怀,而不能充分发挥行业内外优秀人才的聪明才智。可能也正是有鉴于此,一些头部陶企纷纷在行业内或跨界引进高端人才,以弥补落后接班人制度的不足。

如东鹏控股2016年聘任原唯美集团营销中心总经理、马可波罗瓷砖品牌总经理龚志云担任集团总裁,2019年聘任原美的集团副总裁、家用空调事业部总裁和圣象木地原总裁吴文新担任东鹏瓷砖事业部总裁……

当前,建陶行业正处于消费升级、渠道裂变、产能过剩且刚遭遇新冠疫情猛烈冲击的“寒冬”阶段。越是关键时期,传承接班和人才引进、培养、使用等工作愈发重要。

如何通过实施股权激励、建立事业合伙人制度等积极措施,有效激发优秀人才的主观能动性和潜力,将“陶二代”接班的弊端降到最低,从而抓住岩板等风口进行突围,是很多陶企的当务之急。

作 者:追 风

 

了解更多请移步微信公众号
在线评论
全部评论(0)

服务热线

400-115-2002

周一至周六:8:30 ~ 17:30

中国陶瓷网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ceramicsch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