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国陶瓷网! [请登录] [免费注册]
中国陶瓷网QQ在线客服 招商帮手 手机版 添加到收藏夹
  • 资讯
  • 产品
  • 企业
  • 招商
  • 采购

加班加出一个第三者

2019-06-11来源:中国陶瓷网责任编辑:刘思桃点击数:1179

谨以此文,献给建陶行业无数默默奉献的加班者。

——题记

 

 

01

 

    离下班时间17:45只有45分钟了,李波心里荡漾着胜利在望的喜悦。

    但当看见黄天良的身影出现在设计室门口时,他没来由地打了个喷嚏,心头随即涌起元旦假期要泡汤的不祥预感。

    “阿波,元旦假期恐怕你休不成了。刚才开会,柳总说让你这几天加一加班,将南京胡总的店赶出来。”黄天良走向李波,边走边说,声音很大而脸上几乎不带任何表情。

    “黄经理,我元月一号到四号要连休四天,已经向您和柳总请过假的,您忘了吗?”李波压抑着心中的郁闷,尽量心平气和地说。

    “哪能忘呢,这不特殊情况嘛。南京胡总是大客户,他的店是我们品牌第一个标准化的现代轻奢风大店,现代仿古砖和大板等新产品将全部融入,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能不能及时装好,关系到他明年的业绩乃至品牌的业绩能不能顺利完成。理解一下。”

    “我能理解,可是……可是我元旦要连休四天是很早之前就说了的啊。为了这次休假,我12月没休息过一天。而且,我也跟您说过,我这次休假是要去见未来岳母,对我来说非常重——”

    “李波,你是老员工了,要有大局观念,”黄天良打断李波的话,“我不是来和你商量,是直接向你分配任务的。”

    说到这儿,他提高嗓音,大声说:“其他人也听好了,这个月品牌的业绩不错,意味着今年品牌超额完成了年度业绩,过年前大家都能得到一笔数目不菲的奖金。大家想一想,加班是不是比较值的?希望大家在元旦放假期间也不要松懈,该加班加班。”

    说完,黄天良面无表情地离开了设计室,留下一脸郁闷的李波在那里发呆。

    同部门同事于大宝放开鼠标,伸了个懒腰,走到李波跟前,声音不大不小地说:“波哥,不要郁闷,跟我去年结婚也差点没休成假相比,你这算什么啊?”

     “结婚不让请假,见岳母不让请假……妈的,这叫什么破公司?什么烂部门?”

    “某些领导就是这样的:你跟他讲工资待遇,他跟你讲职业发展;你跟他讲职业发展,他跟你讲行业现状;你跟他讲行业现状,他跟你讲人生情怀……你向他请假,他告诉你要有大局观念和奉献精神。可是一旦他自己有事,TM的跑得比谁都快!”

    ……

    李波本来是一肚子火的,听了几位同事的一顿吐槽之后心理稍微平衡了一点点;可心理稍微平衡的结果是火气快灭了,有点想加班了。

    “真TM贱!”他在心里狠狠地骂了自己一句,然后在美团上订了一份快餐,做好了晚上加班的准备。

 

02

 

    华夏陶瓷博览城少部分楼房华灯初上,显得有些孤单;大部分楼房则黑漆漆一片,淹没在暗夜里。

    一个人影孤零零站在新一家瓷砖总部楼顶,那是李波。他踱了几步,将手机举到眼前,准备拨打女朋友的电话,心里却没有底了。

    “苦海,翻起爱恨。在世间,难逃避命运……”正在他犹豫之间,手机电话铃声响了。那是周星驰电影大话西游的片尾曲《一生所爱》。

    “喂,请问您是哪一位?”李波问道。

    “李波!阿波!波哥!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吗?”电话那头说。

    “梁爽?爽哥?”

    “对啊,失散这么多年的兄弟,前几天才加了你微信,当时没时间聊,现在特意打电话跟你聊聊。”

    “爽哥,真不好意思,现在正忙呢,等我忙完了打给你行么?或者你有什么急事,现在抓紧时间说也可以。””李波说着,焦急地看了看手机——此时已经将近晚上八点了。说完这话,他心里又产生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波哥,手头紧么?想找你借个万把两万块钱周转一下。”梁爽的声音由小逐渐变大。

    听见这样的话,李波没有作声,因为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波哥,你放心,就周转一个月,最多两个月,我一定准时还给你。”

    “爽哥,真不好意思,我现在比你还缺钱。10月底才买的房子,每月房贷四千多,首付的钱也是借来的,车贷还有8个月要还……” 沉默了几秒钟,李波终于说出了不想说却不得不说的话。

    那边也是一阵沉默。

    “好吧,波哥,不打扰你了。”说完,梁爽挂了电话。

    结束通话,李波心里刚开始还有点抱歉的感觉,但没过几秒钟便释然了。

    回到准备给女朋友打电话的状态,当他再次打算拨电话时,又一个电话打进来了。

    “喂。豪哥,有什么事吗?”

    “波哥,你上次给我买的那些瓷砖不够用啊,少了十几块。”

    “你没有跟我介绍给你的业务员联系吗?直接跟他说就好了。”

    “他说我当时预算做少了一点,没有将运输和铺贴过程中的破损考虑进去,现在,这批瓷砖暂时没货了。”

    “这样啊。那我帮你看看,明天再回复你。”

    “谢了,兄弟。等你回话。”

    “好的,挂了。”

    挂掉电话,李波谈了一口气。帮熟人买瓷砖的事真是做不得,吃力不讨好,耗时耗力欠人情不说,你没赚他一分钱,他还以为你狠狠赚了一笔。

    “苦海,翻起爱恨。在世间,难逃避命运……”李波发呆时,手机电话铃声又响了。

    “小波,你什么时候去见姚瑶的妈妈?1月份能不能定下婚事啊……”

    “喂。妈,您就别催了,我心里有数呢。保证明年一定结婚!争取后年让您抱孙子!不说了,姚瑶打电话来了,先挂了啊,您就等好消息吧!”

    李波挂掉母亲的电话,接通了女朋友姚瑶的电话。

    “干什么呢?打你电话占线,这么晚还不回家,明天去见我妈的东西还没买……”姚瑶在电话那头没好气地说。

    “姚瑶,吃了晚饭吗?”李波讪讪地说,企图先从中国人最常见的问候方式入手。

    “已经吃了,等你回来做饭会饿死!你今天到底什么时候能回家?”

    “还不确定。先跟你说另一件事,去见你妈妈的时间可能要推迟——”

    “什么?又要推迟?李波,你还想不想结婚啊?!”

    “姚瑶,别生气,你先听我说完。这次是特殊情况……”

    “不想听你解释了。说带我出去旅游一次,都说了快一年了还没兑现,每次都是没空……今天我就问你一句话,你到底想不想和我结婚?”

    “想!”

    “那赶紧向你们领导请假去!明天一大早就出发去我家!”

    “可是……”

    “李波,你根本不想和我结婚。你和你的工作结婚去吧,你和你的领导结婚去吧!”说完,姚瑶挂断了电话。

    “姚瑶,你听——”明明知道女朋友已经挂断电话,李波还是垂死挣扎地追加了这四个字。

    定了定神,他拨通了女朋友的电话。

    嘟嘟嘟……“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正在通话中。”姚瑶直接拒绝了李波的电话。

    再打,再拒接;还打,还拒接……

    面对一次次拒绝,李波的心收缩了一下,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战。虽然他并不觉得佛山的天气冷。

 

03

 

    “波哥,你去哪了?领导刚才来查你岗了,打你电话一直占线。”

    李波带着一脸的沮丧和无奈从楼顶回到办公室时,听到的却是这样一句话。他猛然加快脚步,走向说这句话的于大宝。

    “查我岗?谁查我岗?”李波大声问于大宝,情绪突然变得非常激动。

    于大宝被吓了一跳,弱弱地回答道:“西南大区陈总和市场部黄经理……”

    “为什么要查我的岗?”李波加大声音追问。

    “说看看……你有没有……在……加班。”于大宝支支吾吾。

    “谁说的?”李波的声音更大了。

    于大宝欲止却言:“主要是……陈总。”

    “那就是陈鸿志了。”李波降低声音,但语气更坚定了,“那黄天良是怎么说的?”

    “这……黄经理说看看你有没有再做南京胡总的店,还说这个店柳总特别重视,一定不能耽误,再怎么也得加班及时将设计图做出来。”

    “好,非常好。我倒要看看他们怎么查我岗的。”

    说完,李波冷笑了几声,拿出手机。

    几个正在加班的设计师惊愕地看着李波。他们实在是想不通,素来善良老实的李波为什么骤然变得这么咄咄逼人?

    他们还在疑惑时,李波已经拨通了陈鸿志的电话了。

    “尊敬的陈总,你刚才来找我有什么事呢?”

    “阿波啊,遵义廖总的店做得怎么样了啊?”

    “我听说你刚才是来查我的岗。”

    “你说什么?”

    “你是不是来查过我的岗?请问现在是上班时间吗?”

    “阿波你什么意思啊?”

    “什么意思?我倒要问问你什么意思?首先,昨天开晨会柳总说要优先做500平米以上的店,遵义廖总的店是不是只有三百多平米?”

    “这……”

    “其次,我们品牌现在虽然调整组织架构了,市场部的培训、活动专员和空间设计师虽然划归到各大区管辖,我以后归你管了,但我来问你,柳总怎么说的,是不是从2018年1月1日开始实施?现在是什么时候?是不是还是2017年12月31日?你这么着急管我做什么?”

    “李波,你……”

    “陈鸿志,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大权在握了?你想错了,老子不干了行不行?!”

    打完这通电话,李波觉得自己心里十分痛快,前所未有的痛快。

    “看不出啊,波哥,这么牛!”同事熊斌竖起大拇指说,“我支持你,我也不想干了。”

    “就是,天天加班,不知道的还以为新一家工资多高呢,老子的洗脸巾和牙膏牙刷都放公司里了,再这样下去我们也不干了!”

    “我看到时着急的是谁?现在设计师这么难招。”

    “听说顺居瓷砖设计师待遇不错,还是个大品牌,老子明天就投一份简历去。”

    “哪个品牌会像我们这里,每天累死累活不停地加班,每个月的收入才万把块钱。空间设计师还归市场部经理管,那家伙整天阴阳怪气阴沉着一张脸,从不为我们争取任何利益,只会压榨我们。”

    “就是就是,都已经划归各大区经理管了,他还抓着权不放,不就是今年的考核和年底奖金的分配权还在人家手心里攥着吗?”

    ……

    熊斌一表态,整个设计室的同事都沸腾了。大家纷纷加入吐槽的行列,仿佛个个都与新一家瓷砖有不共戴天之仇。

    在同事们的推波助澜之下,李波的情绪达到顶点。

    他用右手重重地拍了一下自己的办公桌,说:“老子这几天是不会加班了,该休假就休假,有种就将我开除,老子巴不得!”

    “我第一个支持。兄弟们,加什么班啊?加个球!不如现在去吃夜宵喝酒,南庄一号,我和波哥请客!怎么样,波哥?”

    “好啊,还怕你咋的!”李波虽然不太想去,但说不出拒绝的话。他一向不懂得拒绝。

就这样,撇下设计主管和一个女同事,八位男设计师浩浩荡荡奔赴南庄一号猪杂粥夜宵店。

    其实,他们知道,设计室主管一定会将这些情况汇报给市场部经理黄天良和品牌总经理柳长青,但他们一点都不害怕;他们认为,就算邀请了设计主管人家也不会去,所以他们干脆就没有邀请他。而那个女同事,则是设计主管的大学校友,也是没有必要邀请的。

    不到半个小时,新一家瓷砖八位男设计师已经坐在南庄一号猪杂粥开吃开喝了。

    他们当中大多数人并不山饮酒,几杯啤酒下肚,几个人脸色已经变红了。

    “波哥,咱哥俩走一个。说实话,平时我们是小看了你,不但做设计在我们部门数一数二,关键时刻还很hold得住,敢作敢当!”

    “对,波哥,好样的,今晚替我们出了一口气,说出了我们设计师的心声。敬你一个!”

    ……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大家都有点醉醺醺了。

    “苦海,翻起爱恨。在世间,难逃避命运……”喝得正起劲,李波的手机响了。醉眼迷离中,他发现这个电话居然是柳长青打来的,登时酒就醒了三分。

    “柳总,您好……嗯……好的……嗯……好的……好……好……嗯……嗯……没事了,您放心。”一通电话下来,李波基本上没说什么话,一个劲地点着柳长青根本看不到的头。

    “波哥,这是柳总打来的电话?”

    “是的。”

    “说了什么?”

    “说了解情况之后,狠狠地将陈鸿志和黄天良批评了一顿,批评他们不会管理,不懂人才才是品牌最大的资源。并说让我克服一下困难,加班将南京胡总的店的设计图赶出来,后面一定让我补休四天,还说今年年底奖金会适当向我倾斜……不,向整个设计部倾斜。还说陈鸿志和黄天良也会向我们道歉,并请大家吃饭,以后要和设计师多交流感情。”

    李波说到这里,手机电话铃声又响了,一看,真的是陈鸿志打来的电话。

 

04

 

    前一晚新一家瓷砖几位男设计师兴致实在是太高了,尤其是接到了陈鸿志和黄天良的道歉电话之后,所以喝酒喝到了夜里十二点。李波本不想喝到这么晚的,但挡不住大家热情的劝酒。最后,他喝得烂醉如泥,被两位同事抬到他们合租的房子里了。

    当新年的阳光照在李波脸上时,已经是早上九点多了。他看了看手机,一骨碌坐了起来,迅速地穿衣穿袜下床,胡乱地抹了把脸、漱了个口,就开车往家跑。

    李波住在南庄万科城,一个据说住户百分之六七十都是陶瓷人、被人戏称为“陶瓷人宿舍”的特大小区。他在万科城的这套房子10月底才买,二手的,一买来就搬了进去;平时自己一个人住,周末和假期在南海桂城上班的女朋友会过来一起住,昨晚女朋友和他闹矛盾了,今天肯定没过来。

    李波心想,赶紧洗个澡换身衣服赶去公司加班,抽个时间打电话向女朋友解释一下。“夫妻没有隔夜仇”,今天女朋友的气应该早就消了。

    坐电梯来到18楼,李波发现自己家里的门是开着的。

    难道家里进贼了?

    李波躲在门口看了看,一看不要紧,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和一张熟悉的脸——

    熟悉的背影是他女朋友,穿着他熟悉的那条冬裙;熟悉的脸是他的上司,市场部经理黄天良。两人正在接吻。

    李波做梦也没想到会遇见这种场景,心里一下子接受不了打击,第一反应竟然是逃避。电梯不在18层,他选择了走楼梯。一口气跑到10楼,他才回过神来,“我为什么要逃避?我应该回去打那个王八蛋黄天良一顿才对!”

    想到这,李波马上转身上楼,气喘吁吁地来到了18楼。走进家门,只见黄天良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他女朋友不知道去哪了。

    “黄天良,你这个王八蛋!”

    “李波?你怎么在这——”

    黄天良还没说完,脸上和身上已经被李波重重地打了几拳,一场奸夫被打的好戏就此激情上演。

    ……

    十几分钟后,事情的结果是李波的女朋友姚瑶要和他分手,坚决地分手。原因是李波完全冤枉她了,居然敢不相信她。

    原来,那个和他穿着同款裙子的女人是姚瑶的闺蜜,身材和她极为相似。而她的闺蜜是黄天良的女朋友——老婆之外的女朋友。因为对李波的工作不太了解,平时也从没到过李波的公司,她根本不知道自己的闺蜜的男朋友竟是李波的上司黄天良。昨晚她和李波在电话里吵架后,她越想越觉得自己有点无理取闹了,后来又记起1月1日是李波的生日,就想悄悄做好准备,给他一个生日的惊喜。由于在这边没什么朋友,她就邀请闺蜜和他男朋友来助阵。刚才,她自己下去买东西了,留下闺蜜和男朋友在家,没想到竟然发生这种事……

    其实,姚瑶一大早还没起床时就给李波发过微信告诉李波她将过来陪她过新年的,只是她不知道万科城这阵子正在闹通讯塔拆迁事件。有一家住户无理取闹,向有关部门投诉,说装在他们楼顶的信号塔影响了他们的身体健康,小孩感冒发烧,大人掉头发,性能力下降……鉴于这种情况,通讯塔已经断电好几天了。因此,她给李波的信息并没有发出去,李波当然也就不知道她来到了家里。

    扛得住没日没夜的加班,却抵挡不了没有信号带来的劫难。

    面对女朋友无情的分手告白,李波想哭却哭不出,脸上反而挤出了一个苦笑的表情。

    打了上司怎么办?女朋友要分手怎么挽回?……李波什么都不愿去想。

    或许,只有加班,才能让他从痛苦中暂时解脱出来;也只有工作,才能支撑物质的生活。现实就是这么残酷。

    “真TM贱!”李波又在心里狠狠地骂了自己一句。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为巧合)

分享到:

关键词新闻

在线评论

网名: 匿名评论